李雪琴式的“持续性积极”和“间歇性丧”

粥左罗2020-12-11
丧不是洪水猛兽,它甚至有时是朋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粥左罗的好奇心”(ID:fangdushe007),作者:粥左罗,36氪经授权发布。

你好,我是粥左罗。

身边丧的人越来越多,如果你也经常感觉到“丧”,可以好好看看这篇。

只不过,这篇不会教你怎么不丧,而且带你看清丧,更好地驾驭丧。

没有人会永远积极,不会一刻不停的积极,丧一丧,没关系,丧不是洪水猛兽,它甚至有时是朋友。

01 从李雪琴的丧说起,为什么很优秀的人会经常丧?

李雪琴很优秀,有追求,想把很多事做好,你看她的很多行为就知道。

但不可否认,她也是一个丧的代名词。

比如她会发这样的微博:

“老是有人跟我说,

你都考上北大了,你层次不一样。

哪他妈不一样,北大怎么了

念了北大就不能当一个low逼了吗

念了北大就不能当一个废物了吗”

这似乎有些矛盾。

所以有人会觉得这种丧是装逼。

其实不是。

这些丧,恰恰说明,李雪琴很积极,希望自己越来越好。

优秀的人为什么会经常有丧的时候?

积极的心理状态,来源于向上生长式的优秀,它不是一个“固定值”,而是一种“增长性”。

一个人,30岁,做到中层,年薪50万,在北京有房有车。

大家会说,哇,优秀优秀!

但他自己经常很丧,因为这是一种“固定值”优秀,他的收入已经两年没啥变化了,继续晋升也很困难,事业目前看不到突破点在哪。

这种丧,在前几年,很难在他身上看到:

因为从23岁毕业,到28岁,这五年,他从月薪6000,不到一年破万,然后2万,然后3万,到年薪50万,升职,买了小房子,买了车,这种一种持续的增长性,每年能看到生活、工作的变化,而且是向上变化。

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因为他追求“增长性”,而不是享受“固定值”。

所以,我见过很多资产千万的人,在深圳几套房子的人,他们也时不时会发出:操,没劲,这一天天的活得有啥意义啊。

前几天,朋友帅张宣布要组建团队创业了。

2019年1月他发过一篇文章,说自己自由了,离开了最后一份工作,精神上财务上工作上都自由了,他热爱自由,一个人有自媒体业务,不少赚钱,所以也没想着组建团队创业。

但两年过去之后他说:

这两年我过的很舒服,但最近一段时间,我自己对我过去两年的工作状态做了反思和复盘,过去的两年是不是过于舒服了?

每天虽然依旧很忙碌,但是似乎缺少些挑战。我才31岁,还不需要养老,还算年轻,还算是处于可以继续折腾的黄金年纪。所以开始组建团队创业。

你看,所有优秀的人,都追求增长性,可能是财富,可能是成就感,可能是生命状态。

再回头看李雪琴的这条微博:

“老是有人跟我说,

你都考上北大了,你层次不一样。

哪他妈不一样,北大怎么了

念了北大就不能当一个low逼了吗

念了北大就不能当一个废物了吗”

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发这种微博。

一个人能考上北大,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期待很高的人,是一个对持续增长性有要求的人。

当她反问“念了北大就不能当一个low逼了吗,念了北大就不能当一个废物了吗”时,一定是“增长性”暂时受阻了。

02 持续性积极,间歇性丧,没有人会在持续增长中丧,但也没有一种增长性是永恒的

认清丧的来源,才能更好的驾驭丧。

还是以李雪琴为例。

2013年,母亲觉得她很成功,但她自己不觉得,因为她虽然被北大新闻学院录取了,但她想学的专业是中文,但中文系在辽宁只录取一个人,是辽宁省文科状元。

2017年,大四,感情出了问题,学业也不顺,所以患上抑郁症。

李雪琴去纽约大学读教育学研究生。她想赚钱,在中国做线上教育赚钱,但纽约大学教的是如何在纽约教英语,她有一丝崩溃。同时,异国他乡,她化好妆,穿着优雅,踩着高跟鞋,去参加“北大纽约同学会”,却被每一个人忽视。

2018年,9月,李雪琴因为喊话吴亦凡,火了,爆火。

2019年,8月,喊话吴亦凡热度退潮,李雪琴危机了,内容如何延展?商务资源如何拓展?

2019年,她做内容创业,脑子里想了很多赚钱方式,开广告公司,做广告导演,做一档访谈节目,拍一个《东北一家人》一样的短剧等等,成立公司后,她不得不在自己的视频中插入更多广告,支撑公司运转。

2020年,李雪琴的短视频数据剧烈下滑,618电商大促,她一个广告都没接到,无比焦虑。

2020年下半年,李雪琴因为脱口秀大会,再次爆火。

你看,李雪琴这个人,其实是一直想让自己“不断的更上一层楼”的,而且她对自己要求极高。

很多人没有李雪琴这种极高的自我要求,对应的出现的丧也没有李雪琴大。

因此,她的丧,不是那种真正觉得活着没意思,不想奋斗,不想积极,不是那种可以接受自己一事无成的丧,不是那种接受自己做个废物、做个low逼的丧。

谁会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丧呢?

谁会在连续的升职加薪过程中丧呢?

谁会在自己可以驾驭自己想做的事的时候丧呢?

没有人会在持续的增长性中丧。

但话又说回来,不存在一种增长性是永恒的。

李雪琴的短视频数据不会永远增长,增长到一个瓶颈能保住不下滑就不错了。

就像微信从2012年的一亿注册用户到2020年的12亿月活一样,8年高速增长,但不会继续增长8年。

微信不会放弃增长性,所以它找到新的增长性,疯狂推视频号。

李雪琴在任何一个阶段的丧,也都不会是放弃向上、做个废物的丧,丧完了,她会继续寻找新的增长性,也正是因为这样,过去这些年实际上她是越来越优秀,事业越来越好。

这种丧,是在持续向上的生命里,间歇性的丧。

因为生命天然就是一种向上的力量。

但是,这种持续向上,一定不是一条斜着向上直线,而是斜着向上的波浪线。

斜着向上的直线:本质是每一个阶段、每一刻都在增长,但这是不可能的。

斜着向上的波浪线:是指整体向上,但在整体向上的过程中,有低潮期,有瓶颈期,有蓄势期,重启期,所以生命就是在起起伏伏中持续前进。

所以,我们是:持续性积极,间歇性丧。

03 丧一丧,没关系,丧不是洪水猛兽,它甚至有时是朋友

每天满满的正能量,太难做到了,大部分人经常会有丧的时候。

有些丧:

是有意义的工作中无意义的成分;

是喜欢的生活里不喜欢的成分;

是有价值的事业里没价值的成分;

也有时,就是累了,日子太紧了。

朋友前几天跟我说遇到职业危机了,很丧,我说,都大半年了才遇到职业危机,挺好的呀。

他说:不是,之前也有过几次,都自己化解了。

那就对了嘛。正常人,谁不是时而职场危机,时而觉得人生没劲?

我觉得有丧的时候,才是合理的。我也经常丧,频率还很高。而且我也不遮掩着,有时候我在办公室说,唉,我不想上班了,今天太没感觉了,没劲。

同事说老板你咋这样。

哈哈,我能咋办,我就是丧了,没办法正能量,让我丧一会儿呗。

有时候也会跟同事,就“活着有没有意义,这么奋斗有没有意义”展开讨论,很多时候也会达成共识,没意义。

可是转头还是积极工作干事。

我有时候去做直播前,想把门砸了哈哈(想想而已),正式开播说第一句话前,我要让自己笑一下,告诉自己满满正能量,然后确实就可以满满正能量讲完。

但关掉退出后,就瘫坐在哪儿,只想刷刷抖音,面无表情的看着抖音里给我表演快乐的一个个博主,然后回过神来:耶,又完成一次任务!

为啥呢?没意义你也没办法啊,比如你可以接受去做一个流浪汉么,退出主流价值观的评价体系,退出市场竞争?你做不到啊。做不到就别废话咯,还是得干。

那心里怎么化解呢?

其实很简单,我会跟朋友说,咱们不去想大而空的事,咱们其实都是活在一件件具体的事情里,所以不要老想人生有没有意义,多聚焦在具体的事情上。

人的开心和不开心,都是因为一件件具体的事情。放在整个宇宙里,人这百年算个屁,咱们操心这么大的命题干啥。

想想具体的快乐,我还想以后建个滑板场,我想多玩几种摩托车,我想把家里的樱桃园修整的更美点,再挖个大水塘多养点鱼,我还有好几个主题的书想写……

有开心的事,有喜欢的事业,人还是会丧。

丧很多时候就是累了,遇到困难了,要让自己缓一缓,没事。

李雪琴说:年轻人,在网上都很丧,但现实里又很积极,努力工作,想升职加薪,想更好。我们不会一直丧,年轻人的丧是在像陀螺一样的节奏里的歇一会儿,不能说每一次胜利的终点就又是起点,我这事干完了,我歇会儿不行嘛。

一个人整体上是积极的就可以,丧是中间的调节。一个人24小时365天积极,太难了,一个人一直丧,当然很危险。

我一直接受丧这件事,丧不是洪水猛兽,它甚至有时是朋友。

丧不可怕,丧一丧,没关系。

+1
1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阿里组织调整进行时:蒋凡未动,后备部队形成,调整前全员大整风

2020-12-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