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优腾芒的2021

摩根频道 · 2020-12-14
当腾讯和爱奇艺几家头部长视频平台把重要资源都压在了这些“同性向”的剧集上,那么靠着这些“男男CP”、“女女CP”带来的粉丝狂热,能带当今的视频平台走出当下的困境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摩根频道”(ID:morgantmt),36氪经授权发布。

随着今年接近尾声,各大视频平台都放出了自家2021年度的剧集和综艺片单。其中,爱奇艺由于6部双女主大戏,与腾讯视频主推的男男耽改剧形成对比,被网友调侃为男腾讯恋和爱姬艺,随后“男腾讯恋和爱姬艺”登上热搜。

据不完全统计,各大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备案的“同性向”剧集已经超过60部。其中,腾讯旗下的《皓衣行》、《张公案》、《左肩有你》(原撒野)从开拍至今,频上热搜。而在日前COSMO盛典上爱奇艺双女主大剧《流金岁月》女主刘诗诗与倪妮红毯激吻,热度居高不下。

可见腾讯和爱奇艺几家头部长视频平台把重要资源都压在了这些“同性向”的剧集上,那么靠着这些“男男CP”、“女女CP”带来的粉丝狂热,能带当今的视频平台走出当下的困境吗?

腐文化:雷区下待开发的黄金之地

腐圈文化一直被认为是小众文化,在过去的很多年的没有引起大众和投资人的太多关注。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很先行者的探路,让更多的人看到了这片还未被深挖的宝藏。

2016年一部原耽剧《上瘾》悄无声息上线,却迅速火爆网络,给视频平台来带了巨大的新流量和活跃度,也是两位主演黄景瑜和许魏洲从不知名到当红。但是好景不长,剧中太多擦边球的激情戏和与大众传统理念相悖的感情桥段,使电视剧还未播完就被各大平台下架,连两位主演都被封杀,所录综艺节目和宣传都被删减或者下架。

但是《上瘾》对于影视行业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虽然是纯新人班底和自身零宣发,但是由于题材敏感,引发观众猎奇心理而所带来的效益,使小成本腐剧的吸金能力第一次展露于投资人的视野中。对比于当时,一线明星动辄过亿的片酬和从拍摄到剧集播出结束所铺天盖地的宣传成本,而且剧集火不火还全靠运气。哪怕在国内被封杀,但是这部剧在东南亚、日本和韩国引起的火爆,也是两位主演出圈,令投资人赚的金箔盆满。

这种以一卵石撬动一地球,没有投资人不眼红。但是广电政策下的红线,也使人望而却步。毕竟如果剧不能播出,再低的成本都无疑于打水漂。

事实也证明是如此,《上瘾》之后,十几部小成本原耽剧偷偷靠社交平台传播,这种见不得光的地下传播,终究是还没有破土,就葬身于地底。

2018年一部耽改剧《镇魂》横空出世,成为当年的大爆剧。这部剧为独播视频平台优酷带来了巨额流量与大量新增会员数,成为优酷2018年最热门的剧集,也是两位主演进入大众视野,男主朱一龙更是一跃迈进当红小生行列。哪怕在剧集播完后,围绕着剧集周边和演员自身周边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一直居高不下。

当这种耽改道路被走通,加上题材本身自带的关注度与腐圈粉丝的高消费能力。腐文化这片雷区下的黄金之地的吸引力,已经大过了自身所带的随时因为政策所暴雷的风险。

尤其是2019年《陈情令》的大火,《陈情令》于腾讯视频暑期独播,除了现在近90亿的播放量外,这部剧大结局超前点播让腾讯视频收入超过1.5亿,并且由腾讯视频独家直播的告别演唱会门票让腾讯狂拦2亿,这还不算剧集播出期间给视频平台带来的新增活跃用户和新增视频会员用户所产生的效益。

《陈情令》剧中主演全部爆红,两位男主晋升顶流。并且围绕着剧中演员所带来的后期效益也是源源不断的,腾讯视频在《陈情令》后,拿下了主演肖战的《余生请多指教》、《斗罗大陆》 和王一博的《有翡》。这些剧都因为《陈情令》爆火的带动下,未播先红、热搜不断,在相同的粉丝基础下,成为腾讯视频2021年度大热剧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这些数据和实打实的收益,让更多投资方笃定了腐圈文化这片雷区的潜在价值。

影视腐化:过犹不及,终成病态

但是在这诱人的潜质价值下,各大影视公司和视频平台也不得不去面对随时而来的政策红线、腐圈粉丝因过度改编的倒戈,和将来过多耽美IP的轰炸下,观众对剧集质量需求的提升和审美疲劳等诸多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风险。

1. 视频平台争夺耽美IP下的囚徒困境

这几年从《镇魂》到《陈情令》,加上今年的《鬓边不是海棠红》带来的效益与市场红火。各大影视公司把市场上现有的耽美IP疯抢一空,像巫哲、水千丞这类知名作家未完结的小说的影视版权也都已经被人买走。

这种情景不经意间让人想起来当年《古剑奇谭》和《甄嬛传》大火后,各家影视公司和视频平台开始大量囤积古风IP(仙侠、宅斗、宫斗)。但是由于囤积IP过多,很多公司到这些IP版权到期,都还没有开始拍摄。或者只是在临过期时为了成本回收、草草筹备,所播出的成品也只是败坏自己的口碑。

而如今很多影视公司购买耽美IP版权的时,与曾经如出一辙,甚至有的公司都没有具体看小说情节是否适合影视化改编,只是一味购入版权,增加自己旗下耽美IP的数量。这些被一味哄抢的耽美IP,价格水涨船高,所出售价格都远远高于自己本身的价值,而这些溢价只能被影视公司和未来的播出平台所承担。

这种哄抢版权的做法,无疑展露出了现在各大视频平台的焦虑,并且已形成了视频平台间的囚徒困境。

因为多方的版权竞争才产生的溢价,已经增加了各大平台原有的成本。其次据统计,如今出售的近百部耽美IP中,已经立项开拍(包括已杀青)的不过十几部,而大部分耽美IP影视化之路遥遥无期。

在这些开拍的耽美IP中,已经早已经脱离了曾经以小博大的原有机制。从小成本、新人演员、零宣发,变成了大制作、当红演员、宣发不停。

从腾讯视频《张公案》、《皓衣行》、《左肩有你》(原撒野)选用当红小生,自从开拍以来热搜不断,到爱奇艺双女主大剧《流金岁月》两位85花女主红毯激吻、卖力宣发,再到优酷仅仅一个《默读》影视化立项组讯霸占2个微博热搜。

这样无疑使耽美IP失去了曾经“小而美”的特色,大制作的高成本、当红演员的高片酬、热搜不断的高宣发,使得在这场博弈中,无论是制作方还是播出平台,甚至是演员都不能轻易接受不尽如人意的结果。

毕竟如此高昂的制作费用和宣传费用,如果反响不好很难收回成本。其次,对于演员本人来说,都已经拥有一定的粉丝体量和定位,如果剧的反响不好,加上敏感的题材,很容易反噬到演员自身的粉丝量和已有的代言。

而且大量耽改剧目聚集性的播出,也增加了各大视频平台之间的博弈,造成一连串的恶性循环。

2. “兔儿神”围城“月老”:万物皆可腐,已成病态

除了各大耽美IP影视化疯狂入住视频平台外,各种与耽美无关的电视剧和综艺中不知道从声明时候也开始营造各种男男CP或者女女CP。被网友调侃为,如今是一个万物皆可腐的时代,就连一双筷子还要分个攻受。

比如《最好的我们》里的两位举止暧昧的男老师,当下热播《棋魂》中的两位男主屹立不倒的光亮CP、影片拍摄花絮互相飞吻、叫老婆都属于明显的卖腐举动,就连小甜剧《半是蜜糖半是伤》和探案剧《民国奇探》这种主打女主线的剧目,都主动来炒作男一男二CP。

腐文化的红利也早已经已经深入到各大综艺当中去。今年如果说什么选秀最火,一定逃不过爱奇艺的《青春有你2》和腾讯视频的《明日之子·乐团季》。这两档节目都是靠同性CP撑起来了话题度的大半边天,《青春有你2》的虞书欣和赵晓棠的“大鱼海棠”CP从节目开播到节目结束热度都居高不下,成功令节目出圈,并且使两位女主高位出道。

另一边,腾讯《明日之子·乐团季》靠着吃了半个晋江文学的鼓手胡宇桐火速出圈。鼓手和他的白月光大提琴、鼓手和他的小主唱、鼓手和他的键盘手都令人津津乐道,整季明日之子彻底做起了腐女粉丝的生意,使得这些男男CP快速引流,最终“鼓手和他的小娇妻们”被CP们以领先第二名将近3倍的票数断层出道。

就连主打男女恋爱观察类节目《心动的信号第二季》,观察员戚薇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被问到看好哪对CP,戚薇回答道:我站得是男男CP。除了这些长视频平台热播的剧集和综艺里,就连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大量博主靠营业男男CP和男男色情的擦边球吸引腐向粉丝,用于粉丝的增加和变现。

当本应该属于小众和圈地自萌的腐文化,变成各大视频平台的大势所趋,且那些与耽美无关的剧集和综艺都开始用腐文化和同性CP作为宣传和卖点,那么是不是当下影视行业和各大视频平台的导向已成病态化。

随着这些短视频、长视频为了自身盈利,过多地利用腐圈热度,将腐文化渗透于下一代。那么会不会,下一代求姻缘拜得不是月老(中国古代掌管人间男女姻缘的神)而是兔儿神(中国古代专司人间同性感情的神),这也可能成为未来的社会问题。

粉丝经济:高悬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南派三叔曾说,“腐女粉丝往往是粉丝中传播形成最旺盛的,一个腐女百万兵,得腐女者得天下。早就是商家的共同觉悟。”

腐文化所带动的粉丝经济,的确让投资人们看到了其带来的巨大商业价值,但是自身所不能避免的风险也无疑是一把高悬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今年爱奇艺与芒果tv联播的《琉璃美人煞》就是很好的例子,剧中男女主角的设定和优良的制作使这部本不被特别看好的剧成为爆款,而剧中男女主CP粉丝成为了该剧最大的消费群体。

但是在该剧的告别之夜晚会上,男女主的零互动和男主的冷漠,使粉丝剧中形象滤镜破灭。告别之夜晚会后,男主微博一夜掉粉超过5万,而该剧周边产品也被粉丝所摒弃,与《陈情令》告别演唱会所带来的超2亿的收入形成鲜明对比。

今年各大偶像连续塌房和各路主人公自行强拆CP,也让众多的狂热粉丝逐渐冷静下来和自省。哪怕对于《流金岁月》积极营业的双女主刘诗诗和倪妮,一吻霸榜热搜,但是换来的不是CP粉丝的狂热,而是刘诗诗大粉头的脱粉,这对于此部局的宣传和演员本身都陷入了不好的境地。

可谓是成因剧中CP粉丝的推动,败也因为粉丝。不过这种结果,也证明了过于依赖粉丝经济所带来的利益,屠龙者终将为龙。

其实,面对于当前“同性向”剧集吃香,腐圈粉丝如此“舍得”的消费力,各大视频平台哄拥而上的做法,能看出各大视频平台对于现在自身局势的焦虑。各大视频平台目前用户的粘黏性并不强,等于是哪里有好剧就往哪里去,以现在的会员体量,仅仅靠卖会员和广告的收入,不能改善当前视频平台连年亏损的状态。

如此强粘黏性并且愿意为此高消费的粉丝群体,在视频平台眼中可谓是解决一时燃眉之急的最快方案。但是视频平台此做法显得太过于局限与剑走偏锋,也并非长久之计。

并且对于这种小众文化,大量同类型剧集的涌入很容易就令粉丝产生审美疲劳,并且由于政策的不允许,对于原著的大肆改动,更可能成为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最终偷鸡不成蚀把米。

对于《陈情令》所带来的巨大收益,其小众的耽改题材并非核心原因,更重要的是选角的贴合、制作的精良、国风水墨般的画面和层层递进内容情节。并不是耽改都能像《镇魂》、《陈情令》、《鬓边不是海棠红》这样给演员和视频平台带来加成,更多的是像《S.C.I谜案集》、《成化12年》等消无声息的开拍、播出到完结。

而且面对广电政策的红线和过多因为题材会产生的不确定因素,今年爆红的《锦衣之下》、《 韫色正浓》、《从结婚开始恋爱》、《我,喜欢你》等小成本甜剧,和靠内容出圈的《隐秘的角落》和《庆余年》等也证明了这些剧集可观的市场,并且对于视频平台没有过多的风险成本。

对于国外优质美剧产出的视频平台奈飞,它曾经崛起的转折点是对独家原创内容的打造,手里拥有《纸牌屋》系列、《女子监狱》系列、奈飞漫威系列等大热经典剧集,这些原创IP吸引了大量付费用户为其内容买单。

但是现在爱腾优都没有能打造出让用户奉为经典的作品,更多的剧集都是浪花一瞬,湮没于下一程的新剧长河之中。

爱奇艺、腾讯和优酷作为当下最主流的视频平台,更应该注重回归于“大”内容本身,而并非抢占小众文化,以主流内容打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提升自己的用户粘性。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探寻商业本质,专注商业研究与故事。微信TMTmorgan
摩根频道特邀作者

探寻商业本质,专注商业研究与故事。微信TMTmorgan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