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大佬忙着做S基金

投资界 · 2020-12-08
从无人问津到VC/PE救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任倩,36氪经授权发布。

S基金开始大爆发。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在正式卸任中金资本董事长三个月后,丁玮的下一站选择了S基金战场——由其掌舵的新基金博润资本宣布拟在厦门设立规模为50亿的S多策略基金。

无独有偶,创投老兵邓爽、林向红共同设立的新基金纽尔利投资控股近日落户苏州高新区。两人之前有着丰富的母基金投资经验,此番联手,也是在母基金和直投基础上,剑指S市场头部基金。

S基金在中国开始吸引越来越多VC/PE的目光。今年年初,君联资本与昆仲资本两笔大额S基金交易的达成曾引发业界关注;9月,一笔6亿美元S基金重组交易花落IDG资本,是中国迄今最大一笔重磅的S基金交易,甚至成为一个“教科书式”案例。

与此同时,国外巨无霸S基金也在悄然诞生。今年,全球S基金管理公司巨头Lexington和Ardian先后宣布旗下140亿美元和190亿美元新一支S基金募集完成,拿下今年以来全球最大S基金募资额前列。2020年,似乎成为了S基金海内外的募资大年,这个超级风口正席卷而来。

一周两家新基金浮出水面:纷纷剑指S基金

今年火爆的S基金市场,又闯入了新玩家。

上周,厦门市产业投资基金新增批复了6支参股基金,其中有两支是由民资背景机构——博润资本发起设立,包括博润S多策略基金和金丰博润直投基金。值得一提的是,博润资本正是前中金资本董事长丁玮在厦门设立的综合性私募股权投资平台。

投资界获悉,博润资本拟在厦门设立规模为50亿的S多策略基金,主要有三大投资策略:一是S基金;二是投资高成长潜力企业;三是投资具有稳定增长和现金流的上市及非上市企业。

丁玮是中国创投行业的大咖,从最初作为关键先生参与创建中金资本,到逐步整合内外部资源,推动中金资本在短短三年内迅速崛起。截至去年底,中金资本整体管理资产规模约3000亿元。而在正式阔别中金资本三个月后,丁玮的下一站选在了S基金。

无独有偶。同样在上周,创投老兵邓爽、林向红共同设立的新基金——纽尔利投资控股宣布落户苏州高新区。作为创始合伙人的邓爽和林向红之前有着丰富的母基金投资经验,曾是国开行和元禾控股共同成立的国创母基金背后操盘人。

从公开资料看,纽尔利控股采用“控股直投+基金管理”的模式,两人此番联手,将打造市场上拥有母基金、直接投资、S基金投资互联互通、境内人民币与境外美元双轮驱动的投资机构。在母基金和直投基础上,剑指S市场头部基金。

显然,越来越多的创投机构把目光投向S基金。2019年底,深创投宣布成立目标规模100亿元的S基金;今年2月,君联资本完成2亿美元的续期基金交易,昆仲资本将7个人民币投资项目出售给TR Capital等机构。6月,歌斐资产宣布第五期S基金已完成首轮关账,金额超10亿元,而位于厦门的启诚资本也开始布局S基金。

两个月前,中国平安保险旗下主要的海外投资及资产管理平台“平安海外控股”突然宣布,通过PE二级市场交易的方式引入了新的第三方投资者,为两支新基金募资。瑞士的Montana Capital Partners(MCP)和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GIC)成为两支新基金的锚定投资者。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月,一笔6亿美元S基金重组交易花落IDG资本,买方为国际知名母基金管理机构HarbourVest主导的财团。这笔交易不仅成为本年度中国最大的S交易,也是中国迄今为止公开披露的最大的一笔S交易,其涉及金额巨大,难度之高超出想象,曾引发行业关注。

这是S基金募资大年,巨无霸诞生:成功募集1200亿

国内S基金隐隐爆发,国外大批S基金干火药也在悄悄集结。

根据PEI统计,尽管疫情笼罩全球,但在2020年第一季度S基金的募资却创下历史新高,共有10支S基金完成了合计242.7亿美元的募资。对比2019全年369亿美元的募资额,仅用三个月就超出2019全年的60%。

其中,凯雷集团旗下的S基金管理公司AlphInvest Partners最新一期在一季度共募集到43美元,在整个集团第一季度75亿美元的总募资额中占比高达57.3%。列克星敦投资(Lexington Partners)旗下第九支S基金在一季度完成了高达140亿美元的募资,创下该公司历史上单只基金的最高募资额,而且是一季度全球募资额最高的S基金。

不过这一纪录很快被刷新。今年6月,全球知名S基金管理公司Ardian宣布旗下第八支S基金募资尘埃落定,190亿美金的超大规模,不仅再次打破其上支S基金创下的140亿美元募资纪录,更是拿下今年以来全球最大S基金募资额。

据Pitchbook披露,Ardian从1999年至今已经募集了八支S基金,募资规模从第一支的2.2亿美元增长到第八支的190亿美元,堪称指数级飞跃,遥遥领先其它竞争者。

盛宴不止于此,全球S基金的募资狂欢还在继续。

就在半个月前,高盛宣布完成最新一支S基金的募集,规模达103亿美元。据悉,这是高盛第八支S基金,其规模相比2016年72亿美元的第七支增加了43%,首次加入“百亿美金基金俱乐部”。

与此同时,英国老牌S基金巨头科勒资本也在加快募资步伐。科勒资本虽未公开正在募集的第八支S基金进展,但从SEC的文件看,在今年1月中旬,这支目标募资额为90亿美元的基金募资已经过半,超过48亿美元。

另外今年4月,全球私募股权公司行健资本(StepStone)也宣布已完成第四期S基金募集,实际募资额最终达到21亿美元,远超12.5亿美元的目标,如果将单独管理的账户包括在内,这支新基金的合计募资额达到了24亿美元,超募92%。

“我们其实都知道2020年会是S基金募资完成的大年。疫情确实影响到了其他策略的募资,却完全没有影响到S基金的募资,甚至在Ardian募资最后的阶段,还发挥了一定的助推作用。”Ardian大中华区负责人姚斌超曾在接受晨哨集团研究总监李超采访时提到,“一些LP在3月份开始加码,比如有几家原本计划投1-2亿美元的,加到了3亿美元,从而在最后时刻把180亿美元的规模又助推到190亿美元。”

他还透露,在Ardian这支新S基金的募集过程中,亚洲尤其中国的投资者表现十分踊跃,“亚洲的募资额占整个基金的20%,大概是上一期基金的三倍左右,而且绝大部分是新投资者。”

全球投资者对S基金狂热追捧已成一个不争的事实。事实上,经过30多年的发展,PE二级市场已经成为欧美调节一级市场的重要平台,主要参与者已经完整地包含大量的卖方、买方、中介机构,并且经历了三波增长浪潮。而从今年募资情况来看,大额交易越发集中在头部玩家手中,由巨型基金占据主导。

从无人问津到VC/PE救星:中国S基金风口,来了

即便S基金在国内喊了好几年,但不少业内人士认为,中国S基金在2020年才迎来真正的元年。

回顾过去10年,中国VC/PE市场大爆发,折叠在其中的资金总量之大超乎想象。然而随着2018年经济迎来下行周期,庞大的泡沫开始破碎,再加上众多基金期限已到,大量LP排着队等退出。于是,S基金迅速成为了被寄予厚望的“救星”。

S基金是在2010年以后才在中国逐渐生根发芽的,一批先行者开始尝试打造“中国版”PE 二级市场。不过,这几年S基金在中国一直没有形成强大的市场力量,主要原因是几乎所有VC/PE还是喜欢“千军万马挤IPO”,对于S基金认可度不高。但从2017年开始,随着市场和政策层面的各种变化,S基金的呼声越来越高。

到了2018年,中国PE二级市场光速升温,S基金也从少量机构“圈地”过渡到众多投资人关注,正式进入主流视野。

但相较于美国的规模,目前中国市场仍存在较大增长空间。数据显示,美国目前的二手份额交易额为3410亿美元,而中国目前仅有375亿美元,仅占美国10%左右;而在S基金募集量上看,美国为2139亿美元,而中国市场仅有43亿美元。

巨大的市场空间下,中国LP与GP的关系也早已不同以往。更多LP愿意主宰自己基金份额的退出选择权,更关键的是,GP们的态度在过去几年里也发生一场巨变——从最初无人问津到主动深度参与,并作为卖方发起交易。

GP开始了“一人分饰多角”的游戏。摩根斯丹利在2020年发布的一篇最新PE二级市场研究文章中提出,GP主导的S交易在2019年全球近900亿美元的PE二级市场交易量中占比已经超过三分之一。

而从中国今年成功落地的三笔基金重组交易案例来看,除了呈现出规模庞大、结构复杂以及底层项目众多等共同特征外,无一例外均是由市场声誉较高的GP主导,基金重组市场已经显露出明显的GP主导型特征,且投资方式越发灵活。

如无意外,S基金将成为VC/PE圈下一个超级风口,正席卷而来。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易花

苏州高新

中国平安

海外投

万马

浪潮

量之

互联互通

微信

下一篇

“科创板首个海外并购案例”。

2020-12-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