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版球衣,生意背后的机会与隐忧

懒熊体育 · 2020-12-07
动辄单品价值上万元的老球衣交易市场,能孕育出一个货品保真的交易或者监管平台吗?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周丰寸,36氪经授权发布。

“我有资源很强的供货方,不用担心球衣的真假问题。再说了,我有必要拿公司的名声卖假货吗?”

“那些说自己的货保真的,都是没见过什么叫真货的人,就算是CFS,也会有个人藏家售假的情况。”

以上两段话皆来自球衣圈的卖家,一位已经有十余年的球衣交易经验,另一位今年刚入圈。这两句看似矛盾的总结也正折射出了球衣收藏交易市场背后的“真实”。

无法保真的“老球衣”

所谓“老球衣”,是对不局限于二手球衣的,非当季球衣定义的统称。球衣的价格因状态不同而浮动,常见的状态有“全新带吊(牌)”、“全新无吊”、“XX新”、“二手”等。再结合常见的球迷版、球员版和落场版等不同的球衣版本,以及为不同联赛配置的臂章、印字等产品。正是这种不同版本所形成的“稀缺性”已经各个版本球衣背后所蕴含的历史故事与意义,使得这些曾经普通的比赛装备价值倍增,而对老球衣有求购需求的群体,大部分人也都已以收藏为主要驱动力。

说起体育收藏品的价值,最近的一次拍卖有很好的参考意义。2020年10月,在保利拍卖15周年之际,举办了国内首次球鞋拍卖,376双球鞋摆上展台,总计拍出718万元。(延展阅读:376双拍出718万,我们参加了保利办的国内首场球鞋拍卖会

尽管同为价值斐然的体育收藏品,球衣却和球鞋处于截然不同的发展阶段。包括得物在内的多个球鞋交易平台,早早建立了鉴定球鞋真假的体系。相比之下,尽管一些老球衣的客单价,较之球鞋有过之而无不及,但球衣的真假鉴定依旧以买卖双方主观判断为主,没有专业领域的第三方监管平台。

以老球衣为首的体育收藏品领域,在懂球帝、虎扑等社区的存在感有限,市场尚未出现针对的垂直社区产品。基于此,一些人看到了球衣市场的痛点,想到研发可以占领市场的产品;但也有人认为,这些痛点绝不是轻易能够根治的。

因为得物、NICE等球鞋平台兴起,鞋狗们无需再为渠道发愁,眼下买鞋的主要顾虑来自价格。但对于老球衣爱好者,似乎暂时没有比闲鱼更好的选择,而“花大钱买假货”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

▲闲鱼是体育收藏者的寻宝之地。

由于闲鱼买家喜欢砍价,网络上流传着关于闲鱼买家人群多为学生党的吐槽。然而,国内球衣买家的渠道,正是以这个“充斥着"学生党的平台为主。另外还有通过淘宝和微信或是私人交易,其价格也动辄上千。涉及更衣室版本、落场版,或是球员亲签的球衣价格上万的球衣比比皆是。

之所以闲鱼受到青睐,与平台机制相关。对于卖家,由于老球衣的稀缺性,每款球衣的上新成本很高。这与销售当季,或是批量出售球衣的店铺,有本质区别。

“飛起壹腳”是一家经营多年的老球衣交易店铺,在闲鱼成交了近两千件球衣,目前在售的球衣达200余件,以AC米兰的为主,价格根据球衣的品相、印字、签名、版本、尺码的不同,从几百到上万不等。店铺老板“飞起一脚”是米兰球迷和球星巴乔的球迷,几年前全职做起了球衣生意,他对懒熊体育表示,虽然淘宝店铺也开了十几年,但因为淘宝的限流问题,现在闲鱼对个人卖家更加友好,而他的另一条渠道是通过微信交易。

类似于“飛起壹腳”的店铺并不多见,大部分闲鱼卖家以散户构成,使用平台有两个主要用途,一为试图出闲置,或是寻求置换等,不存在成规模的商业模式;二为各位高级玩家,在平台晒狠货,当作球衣展示的舞台,并不售卖。

在闲鱼买球衣,平台很难对球衣真假做出鉴定。足球的老球衣和球鞋、球星卡等主流收藏品的不同之处在于,只有很少的俱乐部会以官方身份出售或拍卖落场版球衣。例如阿森纳球迷小卡(化名)9月在球队官网,以2500英镑的价格,拿下两件象征落场版球衣的黑盒,他购得的是,英超首轮阿森纳对阵富勒姆时,奥巴梅扬和威廉身穿的球衣,官网为球衣配备了对应的认证说明。

▲小卡入手有俱乐部认证的阿森纳黑盒。

但除此之外,大部分流入市场的高价值产品,更衣室版和球员版等球衣,在高定价的同时,真假只能由买家判断。没有官方的认证渠道,所以交易基本也以熟人交易和口碑传播为主。

正因如此,球衣真假的问题,一直存在于球衣圈。CFS是英国球衣交易平台Classic Football Shirts的简称,平台拥有超过百万件球衣库存。即便如此,CFS也无法保证经手的老球衣,全部保真。“ CFS的大部分老球衣货源也来自个人藏家,最近几年规模增大,货源控制没以前好了。”文首那位声称CFS也存在售假现象的卖家,对懒熊体育解释道。

值得一提的是,NBA官网有专门的落场版拍卖网站,还会搭配具备权威性的认证,并且单一联赛对球衣的流通渠道,较之足球世界,管控更为简易,因此NBA落场版球衣售假的案例和概率,都低于足球联赛。当然相对应的,价格也会更贵,勒布朗·詹姆斯2020年全明星赛上半场的落场版球衣,在官网以63万美元卖出。

由此可见,新人混迹球衣圈光靠资金是不够的,免不了被割韭菜和交学费的阶段。无论是飞起一脚还是小卡,在他们眼里鉴定球衣真假没捷径和讨巧的方法:“看多了,也就能辨别了。”

新玩家入场

不过在2020年发生的几桩事件,似乎在预示着更多人,正在将目光投向球衣这块细分市场。

北半球创始人王涛,将抖音视作球衣销售的主战场,通过他个人超过400万粉丝的抖音账号,他在下半年数次开启球衣的直播带货,多件签名球衣的定价上万元,引来了外界的广泛关注。此外,发布球衣相关的内容,已经成了他的日常。

球衣圈对王涛卖球衣的评价褒贬不一。一部分圈内人在贴吧、闲鱼、微信群的球迷论坛,通过签名、臂章、印字等细节对比,讨论王涛经手的球衣是否保真,对此,王涛12月初发布微博回应了外部的质疑。尽管饱受争议,有人认为王涛对球衣圈的发展存在积极的影响:“无论真假,他这个事情总要有人去做,让外界认识到球衣的价值,去为球衣圈做推广。”一位不愿具名的球衣圈资深人士对懒熊体育说。

而说到出圈,明星王一博在参加综艺时身穿了本赛季的利物浦第二客场球衣,也间接为球衣市场带来了热度。

▲王一博身穿本赛季利物浦的第二客场球衣。

受到疫情影响,主打旅游业务的铁杆体育,2020年营收表现低迷。不过创始人陆一鸣没有闲着,他有意在球衣交易市场分得一杯羹,通过半年的时间,铁杆体育建立了一套自己的球衣体系,目前在售球衣200余件,并且为产品做了特定的“铁杆认证”,以及鉴真。目前铁杆体育的销售平台以微信商城的小程序为主,接下来会在懂球帝进行售卖,陆一鸣对懒熊体育表示,球衣的销售行情比预期好,许多球衣刚上就被秒拍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王涛还是陆一鸣,两位球衣圈的“新人”,都需面临融入圈子,也就是球衣真假被质疑的阶段。对此,体育收藏品玩家张俊玮表达了他的看法:“从经营的角度来讲,球衣的货源其实是非常不透明的。这个信息差是造成真假难辨的根本原因。”客观存在的信息差,对于文首提到的球衣圈新人,也会是不小的考验。

张俊玮补充道:“对比一下你会发现,其他类型的收藏品,例如球星卡,就有很明确的货源的。亲签藏品,如果有经纪公司代理非IP签的话,也是有明确的货源的。”

除了收藏,张俊玮的另一个身份是“偶藏”的创始人,这款9月上线的App,看中的是体育收藏品没有垂直社区的空白。大致上,偶藏是要搭建藏品真假鉴定的体系、属于玩家的社区,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业务——拍卖。

不过在偶藏形成口碑之前,国外经纪公司出品的签名纪念品销售的重要性,会优先于球衣:“我们一开始的时候选择做经纪公司的官方货品拍卖,就是希望规避一些类似于球衣交易中出现的问题。这样有利于商业化闭环的形成。”目前,偶藏已经与Icons、Exclusive Memorabilia等英国体育收藏品经纪公司达成合作。

在张俊玮看来,体育收藏领域存在“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的现象,核心之一便是没有内容引导,因此偶藏一直在撰写体育收藏领域的科普文,并且他向懒熊体育透露,偶藏最近在做的内容项目,就是把各大足球俱乐部近几十年的球衣、臂章、材质等细节,做一个完整的科普。在偶藏之前,《足球周刊》5月出版的第788、789连刊《球衫传奇》,采用了类似的主题。

小众市场的辛苦生意

当然,偶藏刚刚成立,许多想法有待市场验证,如果说有什么能坚定张俊玮的想法的话,那Z时代的消费理念,便是其一。张俊玮对懒熊体育分享了一笔令他印象深刻的交易,他在闲鱼挂出的一件勒布朗·詹姆斯的亲签球衣,售价在3万人民币左右。结果球衣被一位96年女孩拍得,随后张俊玮了解到,女孩打算把球衣当作生日礼物,送给男朋友。在80后的张俊玮看来,如此只为“搏君一笑”的消费理念,以前是不敢想像的。

实际上,发掘Z时代人群消费力,不是张俊玮的个人判断,而是商业上的大势所趋。

这种大势所趋具体表现在每年进入市场的球衣数量和款式,较之以往有了飞速的发展。20年前,一般单赛季品牌会为俱乐部推出主客场两款球衣,时常出现单款球衣连续使用两、三个赛季的情况;10年前,品牌形成了每赛季推出两件新球衣的模式,而曼联、皇马、尤文、国米等豪门,开始推出象征着赛季第三款球衣的“第二客场”;而在正在进行的2020-2021赛季,巴塞罗那宣布还将在下半回合的国家德比,推出单赛季第4套球衣。

在此基础上,联名款正在成为球衣圈的下一个热潮,例如滑板品牌Palace与尤文,乔丹与巴黎圣日耳曼,或是阿迪达斯、EA和俱乐部的三方联名等等案例。或许,若干年后,这些球衣也会出现大幅涨价的局面。

▲尤文图斯在比赛中身穿阿迪达斯xPalace联名款。

不过对球衣市场发展呈悲观态度的声音层出不穷,小卡除了收集阿森纳球衣,他同时也是一名卖家,但和飞起一脚不同的是,他以销售阿森纳的当季球衣为主,因此以淘宝为主,他对懒熊体育直言不讳:“你在市场上看到那些卖球衣的店铺,没几个能赚大钱的。除非手里的货都能售罄。”他认为球衣只能算小众市场,商家赚到的往往是一批卖不掉的货,可能很多买家觉得球衣很暴利,但他们都忽略了正品球衣的成本来就不低,加上往往赛季末各大商家会打折,因此球衣卖家就是赚头蚀尾。最终往往是瞎折腾一个赛季,结果利润非常有限。

而且在小卡看来,球衣生意的行情存在不稳定性,加上今年疫情和品牌球迷版零售价涨价,以他的切身经历为例,新赛季球衣发布后,市场普遍反应偏贵,等赛季末打折再买。虽然在阿森纳8月初夺得足总杯冠军后,球衣需求有明显增加,还是但随着本赛季战绩陷入平庸,行情自然受到波折,这些取决于竞技成绩的市场变化,是很难用营销活动反转。而且考虑到库存压力,他认为球衣卖买更适合是为兴趣而做。

飞起一脚之所以会选择老球衣切入市场,也离不开热爱驱动:“这门生意赚肯定有的赚,但是非常辛苦。”现在的飞起一脚,日常工作就是球衣买手。如果说他的生活和之前有何变化的话,那他的家从北京搬到了河北,算是其中之一。

在球衣的高级玩家们看来,老球衣无疑是艺术品,但究竟能否被称为成功的商品,眼下没有标准答案。毕竟,只有时间才是赋予球衣沉淀感和价值。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已完成132万辆年度销量目标的88%

2020-12-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