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on Musk 和乔布斯的智慧(下)

Kryptoners • 2013/12/01 10:16

Elon Musk 和乔布斯,这两位科技界的万人迷都曾分别颠覆了多个不同的行业。在 TED 策划人 Chris Anderson 看来,Musk 和乔布斯二人都具有那种由坚定的内在信仰所驱动的系统性设计思维。此为下篇,上篇请移步阅读

信念

但是,Musk 和乔布斯绝对不是这世界上仅有的多维思考者。有很多人富有远见地勾画了诸多美好愿景,但是最后却一事无成,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漏掉了。

是的,我们漏掉了 “信念”。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最美妙的事情不过是梦想着未来发生的种种可能,我们可以从中挑出自己最喜欢的,然后把它变为现实。这有可能就是打个电话叫朋友出来小聚,也有可能是投入未来数年去真正做出你想要的东西。每一次的行动都需要保持不同程度的专注与决心,否则这一切便不会发生。一个梦想看起来越神奇、越不可能,它所需要的决心就越大。这就是信念的价值所在。

信念来源于你内心对于未来的构建,世界应该是怎样的。这种构建越清晰,你的渴望越强烈,信念也就越坚定。乔布斯非常清晰的描绘了他所想象的愿景,Musk 也是如此。他们所想象的产品在别人看起来有时候简直不可能。Mac 上的所有元素都曾经出现自施乐的实验室里面,但没有人愿意集结一个团队把它们变为现实。很多企业家都曾想要创立一家私人太空探险公司,但是像 Musk 那样具有如此清晰愿景的人少之又少,更别提在三次发射失败之后依然坚持做下去的决心了。

有的时候,信念不仅是个人动力的源泉,还是推动团队前进的发动机。乔布斯的 “现实扭曲力场” 非常出名,Musk 也以另一种方式展示着自己出众的说服能力。他们都相信自己的内在逻辑和直觉可以战胜别人对于某件事的强烈抗拒。SpaceX 的一名员工,Dolly Singh,在 Quora 上写下了 Musk 是如何回应 2008年 猎鹰火箭发射失败时的悲剧的(其第三次发射失败)。当时,他走进控制室,毫不犹豫的激励那些心灰意冷的员工,告诉他们为什么要振作起来继续尝试:“就我自己这个角度来说,我从不放弃,从不!” Singh 评论道:“我想我们大部分员工都是这样想的,即便是跟着他穿过地狱之门,也心甘情愿……这简直是我所见过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领导力展现。”

Musk 版的 “现实扭曲立场” 还有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在他的要求下,Model S 具有一项 “杀手” 级的改进,汽车的门把手会在驾驶员靠近时自动伸出来,而在驾驶的时候会缩在车身里面以最大程度上降低风阻。从工程上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工程师们要利用极其宝贵的车门面板空间去实现这一机械结构,然后在不同的环境下做成千上万次的测试。门把手是否能够在结冰时也能弹出?是否足够敏感能够监测到小孩子的手指无意间夹在里面然后立即停止动作?Musk 告诉我说,他无数次地面对工程师们的抱怨和阻力,与他们进行沟通。通常来自那边的反馈不是 “噢,这是一个有意思的挑战”,大部分情况是 “这是有史以来最愚蠢的设计”……无论如何,最后团队把这件事做成了,并且这个门把手成为了 Model S 上最受好评的设计之一。

第二个例子:在 SpaceX,Musk 说他花了整整几个月的时间说服他的团队应该去设计可重复使用的火箭。在这个行业里,大家对于可重复使用的飞行器都没什么好感,这种评价来源于 NASA 已经退役的航天飞机,它们又重又贵,维护过程及其复杂,且成本高昂。人们普遍认为那种设计从一开始就是个愚蠢的错误。然而,每当他的工程师向他表达出这种观点时,Musk 就会通过数学演示告诉他们,如果方法正确的话,这样做就可以把发射成本降低整整两个数量级。“事情很明显,如果想移民火星,没有可重复使用的火箭根本就做不到。这就像在欧洲人殖民的时候每次上岸后就把船烧掉一样!” 现在,火箭的可重复利用已经被当做是 SpaceX 的核心项目来对待。蚱蜢火箭在一个多月前的成功发射证实了团队在这个项目上的努力。这次发射完美地将火箭推进到 744 米的高空,然后平稳地落回原地。要实现一艘靠甲烷与液体氧气推进、能够飞到火星去的飞船也许还需要很多年,但无论如何,Musk 和他的团队开了个好头。

有的时候,信念的另一个作用是会让人疯狂地追求细节,几近痴迷的程度。乔布斯亲自参与到苹果产品设计的方方面面,即使是产品中没人能看到的那一面(比如,电路板)。Musk 也有这样的癖好。在 Model S 的早期阶段,他会花数个小时的时间独自检查每一辆汽车。他会注意到车灯的角度偏离了 3mm 这种事。遮阳板上面旋钮的瑕疵对他来说就是眼中钉肉中刺,无法忍受。实际上,你可以说这两个人在设计的行为体现在了两个不同的极端:对于宏大愿景的构建和极其微观的产品细节。前者出现在那些灵光一现的时刻,而后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信念的极度强大有时候也会有负作用:反对者会被视为笨蛋。乔布斯最臭名昭著的就是他经常会羞辱意见不同的人为 “蠢货”。Musk 这种事好像很少,但事实上,他也对所谓的愚蠢无法忍受,他认为 “有的时候,普通的愚蠢可以被忽略,但是,自大加上愚蠢就会坏事。”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大概是因为这种特质,两个人都能吸引其他的天才来帮助他们实现理想。假如你在为乔布斯或者像 Musk 这样的人工作,你的生活质量大多数情况下会很差……但是,你会发现你拥有一份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现在,没有人会质疑乔布斯和 Musk 在信念上的强大。但是,如果我们深挖下去的话,会发现他们信仰的原动力会有一些根本性的不同。对于乔布斯来说,促使他做这些事的原因是他本人对于 “简才是美” 的设计哲学的坚定认同。在他的内心里,希望能通过那些简单与美丽的科技产品去颠覆世界。

而对于 Musk 来说,他对信念的坚定则来源于物理学。我在 TED 上对他进行采访时,他提到了热力学第一定律。他答道:“你必须能够把那些问题 ‘煮沸’ 然后从里面找出那些最基本的东西,这跟那种类比型的推理或者创新完全不同。我们一生中的大部分情况下都在做这种事情,意味着你只是从别人那里拿来一样东西然后做一些改动而已。” Musk 说道:“但是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些新的东西出来,你就必须依赖物理学的方法。物理真正能够帮你去发现一些新东西,而往往这些东西是反直觉的。” 这种渐进性的类比思维如果放在 1900年,就是你希望通过饲养更强壮的马匹来让交通再快一点。你把自己的想象力限制在了你的认知范围内,最多只超出一点点 。这根本就不是改变世界的方式。

对于 Musk 来说,这样的思维方式直接影响了他创办的 SpaceX。在那之前,他并没有看 NASA 是怎样做的,然后在它的基础上进行改进。他从最基本的物理学定律出发:发射 X 重的东西进入轨道需要消耗 X 升燃料加上成本为 Z 的原材料。而 Y+Z 最多只占到 NASA 每次发射总费用的不到 1%!在其他任何工程领域里都没有出现过这么悬殊的比例。因此,如果能够有正确的设计和制造流程并用之实现一艘功能完备的火箭,就应该会大大地降低现行火箭的发射成本。然而,要做到这样,需要数百项工程上的额外创新。然而,正是在物理学上如此清晰的分析让他坚定地认为这些创新可以实现。

而在 Tesla,事情的版本几乎是一样的。他不确定公司会获得成功,但是他确信 a). 在物理学角度上电力驱动能够很大程度上提高汽车的性能;b). 并且能够通过 “高—中—低端 “的战略来实现这一目标;c). 对于人类来说,实现这一目标也是非常重要且必须的。这种确信促使他即使是在 2008年 那么恶劣的市场条件之下,也投入了个人最后一笔资金去维持整个公司的运转和研发,从而让 Model S 有机会在今日现身。

在 “The Beginning of Infinity” 这本书中,物理学家 David Deutsch 对于 “乐观” 有着非常不一样的定义。他认为对于某些人来说,这种情感不是他们对于对美好未来的确信,而是这些人只是简单的相信任何不违背基本的物理学定律的问题都终将被解决。在 Musk 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他就已经确信人类必须拥有可持续能源,并且能够扩张到其他星球上面。只拥有一个母星的人类文明将面临着极大的风险,我们必须要移居到更多的星球上以追求长期生存。上述的这些形成了他精神世界的基础。所以,当他看到有任何一丝实现理想的机会时,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压上一切赌注去追求。所以,“信念” 并不等于 “确信”。Musk 坦言,在刚刚创立 SpaceX 和 Tesla 的时候,他觉得两家公司最可能的结果就是失败,而获得成功则只是一个极其微小的可能性。当时支撑他做下去的唯一原因就是他坚定地认为,这个可能性实现的价值哪怕再微小,也值得去追求。

当然,在我们分析过他们成功所需要的特质后,不可否认的是,运气也很重要。乔布斯如果没有早期苹果的成功,就不可能有后来的 Pixar。对于 Musk 来说也是一样,PayPal 的成功使得 Musk 有足够的资金成立 SpaceX。在其走入正轨之后,他马上就投入到 Tesla 的创办中。如果他们没有在第一次创业中受到老天爷的眷顾,即使他们有具备成功的潜力,也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绩,这也可能是这样的人为何如此稀少的原因吧。对于我们来说,要做的就是慧眼识人,然后尽可能在早期给予这些天才们更多的帮助。

英国剧作家乔治·萧伯纳有句名言:“理智的人让自己去适应这个世界,而疯狂的人会坚持让世界去适应自己。” 按这句话来看,毫无疑问,乔布斯和 Musk 都是无以复加的疯子。而世界则因他们的存在而变得更美好

二人生平轶事:

退学

  • Musk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了商学和物理学学士学位,而后在 1995年,他获得了去斯坦福大学读材料和应用物理专业 Ph.D 的机会。但是在课程还没开始前,他就决定离开学校创业。
  • 乔布斯在 1973年 退学前仅仅在里德大学待了一个学期。

第一家公司

  • Musk 在 1995年 创立了互联网软件公司——Zip2,并将其以 300 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康柏。
  • 乔布斯与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在他父母的车库中创立了苹果公司。

衣着

  • Musk 喜欢穿合身的 T 恤和牛仔裤。
  • 乔布斯喜欢穿黑色高领毛衣和牛仔裤。

被解雇!

  • 2000年,还在假期中的 Musk 被 X.com 公司(后来的 PayPal)解除了 CEO 身份(他被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也是他的朋友皮特•泰尔代替)。Musk 后来开玩笑道:“这就是假期的问题。”
  • 1985年,乔布斯在与当时的 CEO 约翰•斯卡利冲突后,被排挤出苹果公司。

强权

  • Musk 在 2007年 驱逐了 Tesla 的联合创始人和当时的 CEO 艾伯•哈特,并在下一年自己担当 CEO 开始转变公司。
  • 乔布斯在 1996年 卖掉了自己的公司——NeXT 后,回归陷入困境的苹果,并协助驱逐了当时的 CEO 吉尔•阿梅里奥。乔布斯在 1997年 成为公司临时 CEO,并在 2000年 成为正式 CEO。

收益颇丰的副业

  • Musk 是 SolarCity 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和大股东。
  • 乔布斯在 1986年 收购皮克斯并担当 CEO(在经营 NeXT 和后来经营苹果的同时),他制作了第一部 CGI 动画电影——玩具总动员。(他在 2006年 将皮克斯以 75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迪斯尼)

Chris Anderson 是 TED 的策划人。他自豪地拥有各代苹果的产品,包括:Macs、iPods、iPhone、iPad,苹果、SolarCity 和 Tesla 股票。而且要是往返火星的船票成为了现实,他说他会禁不起这个诱惑走一趟。

全文完

原创文章,作者:Kryptoners

分享到